麻里

真人cp只饭好桃,亮宇。全职魔道盗笔都有看。爱手工。写小黄文出身正经文略僵硬。

【好桃】入口甚甜 04

  黄子韬得了便宜就乖了不少。一路上只是跟在杨文昊后面一步一步杵着拐杖走,时不时因为摩擦到伤口发出短暂的促声。

  还犟的死活不愿意让他扶着背着。

  杨文昊叹口气走在前面,他出来就后悔了。黄子韬这种情况就不应该出院。本来他是为了给人一个教训,大步走在前面的。可是担忧,让他没意识到自己越来越慢的步调和越皱越紧的眉头。

  这家伙怎么还不服软?

  杨文昊转过身: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僵硬,突兀,肯定句,还是不容置喙的语气。黄子韬愣了半晌,才咬着嘴唇一脸不甘愿的凑近。他当然知道自己体力不支,平时这根本算不了什么。可是…可是…

  有可以支撑自己的人在身边,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加的舒适温暖吧。

  他一路都在想,是不是自己的性格太过差劲,才会轻而易举的失去各种人的关心。

  杨文昊对他,是他从未见过的好了。

  他攀上杨文昊的背,克制自己不去看他裸露的脖颈,脸颊却还是悄悄染上红晕。杨文昊的身材很好,打架的时候他无暇顾及,却仍然为此分心暗自赞叹,现在的靠近让这份触感清晰完整,是隔着衣服能感受到的安心。

  黄子韬的双腿夹住杨文昊的腰,甚至借着姿势的便利悄悄用下巴蹭了蹭杨文昊的肩膀。杨文昊正在把他的大腿托起,轻柔不失有力。他明白这都是属于一个人的,独一无二的温柔。

  他真是疯了,对一个刚刚骗他的陌生人上瘾。他的不甘愿,源于他谴责自己沦陷的如此轻易。

  这算是弥补了以前一个人的遗憾吧?有点惊疑是不是亲密的距离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,不过算了,他宁愿要这片刻的温暖,反正他对什么都看的很轻。

  杨文昊的心也很乱。

  当身后的人鼻息温热而混乱的铺撒在颈间,偶尔鼻头摩擦划过脖颈。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如愿的继续把人当成小孩子看待。黄子韬的身段真的很轻,很软,是少年郎特有的韧性。性格也软化了,意外的没有再扑腾挣扎。

  托起少年精瘦的腿,架在自己身侧。黄子韬的下巴好像不经意间蹭到了他的肩膀。

  那一瞬间杨文昊似乎是有一种错觉,身后这个人对自己产生了无端的信赖,甚至为此收起了炸毛的脾气。

  是真的吧?

  一米八的黄子韬背他背在身后,像一只温顺的猫伏在身上。杨文昊想笑,又觉得无力。你看,心动就是这样不可抗拒。不管性别,不论弯直。

  就这么背着背到地老天荒吧。

  可惜和谐的场景总是持续不了多久,尤其是这场景中有一个炸毛属性的黄子韬的情况下。

  我……为什么会对杨文昊有这样的感觉…难道我是…是同性恋吗??!仔细一想确实存在这个可能,我一直没有找过女朋友,之前还一直以为是因为太热爱打架了觉得女朋友很麻烦什么的…【突然话痨】

  黄子韬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向了,虽然并没有排斥心理,但是突然会变成世界上的少数人。黄子韬有点慌张,像小孩子一样的慌张。毕竟…杨文昊这样的人,肯定不会是同性恋吧?

  “啪”咕噜咕噜泛着酸气的泡泡从心尖上冒出来,炸开了。

  黄子韬就很难过,像小孩子不多加思索还带着幼稚的那种难过。他用这份难过带来的力量狠狠咬了一口杨文昊的肩膀,然后,蹦下来,再然后,抢过那根拐杖一言不发的自己一步一步走了。

  杨文昊愣在原地,这一切距离刚才冒粉红泡泡的那一刻不过数分钟。所以刚才他自以为是温馨的一切,不过只是他自己的臆想罢了吧?

  果然过分的亲密会让人产生错觉呢。黄子韬想要的肯定是小姑娘吧。

  他俩一前一后的走,距离很近,心很远。刚才的亲密悉数转化为此刻的尴尬。

  目的地已经快到了,杨文昊却还是一言不发。黄子韬像个别扭的闹脾气的小孩子,心里还在碎碎念为什么身后这人根本不理自己。两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,没人敢跨出一步。

  但是这一步总要人来跨的。

  也通常是那位稍显成熟一些的杨警官来跨。

  杨文昊三步并作两步的走,赶在让黄子韬等之前开了门。这种示好虽然零碎,但他俩都懂。气氛总算缓和一点,黄子韬顺从的跟进去。

  “腿没好之前先住在我这里吧。我去收拾房间,你先去沙发上坐会儿。看会电视也成,呃…不知道电视能不能开。”

  从客厅到隐约可见打开的卧房,都显出主人的风度。黑白灰的主色调因为有亮色小物件的吊坠不显得太沉闷,房间深浅过渡层次也很自然。

  当然黄子韬看不出来这些,他只觉得舒服。主人在客房给他收拾房间,从初见到现在不过两天,他因为这个人情绪几次起伏,现在还是在意。

  “很好。”

  也不知说的是房间,还是人。
『算算时间正好两个月hhh』

评论(4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