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里

真人cp只饭好桃,亮宇。全职魔道盗笔都有看。爱手工。写小黄文出身正经文略僵硬。

【好桃】入口甚甜 01

  『警察与小混混的故事。名字都是乱取的。ooc警告。之前那个文会继续更的。』
  
  “哎哎!站住,别跑!”
  
  顾不上回头看看,脚步一顿,灵活的侧身转了方向,又转过一个七拐八拐的小胡同。身后渐渐没了声音,黄子韬总算有机会停下来,喘口气。
  
  这胡同还是老旧的样子。明明老胡同是整改中,房主都没趁着翻新。早上下过雨,屋檐上滴滴答答的淌着水。
  
  “呼…呼。哥厉害着呢,哪能让你们这些区区民警抓了。”黄子韬低低喘着气,这地儿安静的很,喘气声夹杂着滴水声,很明显是黄子韬又扰了清静。
  
  没注意,夹克外套已经混着雨水蹭了一墙皮的灰。黄子韬嘟哝一声,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导航。来北京这么多年,在这么多胡同里他从来就找不到路。
  
  是还算洋气的翻盖手机,黄子韬一只手打开翻盖,手指划出漂亮的弧线。可惜,手机没电了。
  
  “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得塞牙缝。”黄子韬认命的蹲在地上,打算再休息一会儿。
  
  正想着怎么出去,只好先随意走走的时候。“吱呀。”胡同边的门开了。
  
  是一个男人,挺高。长得还挺有范儿,黄子韬的目光向下游移,眼睛贼精的一眼捕捉到那人侧颈上的纹身,发型时髦还有点痞。
  
  迅速在心里下了个定义,嗯。是同类没错。一般人会随随便便纹纹身吗?还是在侧颈这种显眼的地方。
  
  “兄弟,呃…我迷路了。带我出去成吗?”看到人戒备的目光,黄子韬忙不迭挽起袖口,露出小臂上小巧的C—pop纹身图案。
  
  “你看,咱是自己人。这一个人走得走多久才找得到家门口啊。”
  
  “你不知道,我今天正单挑呢,遇上条子了。这稀里糊涂跑进来是真的贼倒霉了。你可怜可怜我啊大兄弟。”
  
  “你是哪个地儿混的?我咋都没见过你呢?你叫啥?我叫黄子韬!”
  
  “杨文昊。”嗯,这家伙声音也挺不错的嘛。
  
  黄子韬跑了一路好不容易见个同类。开启话痨属性开始喋喋不休。
  
  他当然不会注意到杨文昊的表情由戒备渐渐变成了更危险的——玩味。
  
  
  杨文昊视角
  
  一出门看到一吊儿郎当的小少年半蹲在自家墙边,他还挺意外的。
  
  他准备观望一下这人是不是团伙蹲点,没想到这少年兴高采烈走过来直接拍了自己的肩。
  
  这么自来熟的吗?
  
  听他说的越多,杨文昊越想笑。
  
  自己就是条子啊。不过是违反纪律在脖子上纹了个小纹身。正在处分中呢就遇到一只猫儿上门,横冲直撞要往狼口里钻。
  
  这时候黄子韬还笑的开心,桃花眼笑起来尤为灿烂。鼻梁很挺,小脸和精致的五官组合,有点淘气的样子。
  
  嗯,仔细看一看,除了身上落魄一点,还算周正。这衣服…也是怪自己懒得收拾墙面。他对这些琐事,一向疏于管理的。
  
  若是个普通人倒还好,看着眼前这人热络,加上心里也因为衣服有点愧疚,说不定带人出去了。可能还跟一两句语重心长劝诫别入歧途之类的话。
  
  可惜,遇到的是自己了。
  
  他不动声色的听黄子韬吵个不停,随意的附和两句,又让那家伙开心的加了一大堆闲语。
  
  然后把人引到了警察局门口。
  
  轻车熟路的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副手铐,把黄子韬和自己铐在了一起。一手拉着他进了警察局,一路上都是警察在打招呼。
  
  刚才那位追他的警察也在其中,一巴掌呼在肩上,火辣辣的疼。
  
  “小子,刚才跑那么快啊?我是追不上,不过你也是倒霉。刚好被杨警官抓到了吧。你也别丧气,抓到你是迟早的事。刚才跟你对打的那位早就进局子了。”
  
  黄子韬当然没丧气。他只是一时间还有点懵。
  
  他没少进局子,最多也就是关一天的功夫,被条子多念叨两句。他又不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,也就是热爱打架,只要不打群架造成伤亡,没什么大事儿。
  
  反正也没人会来保他,自己进进出出成为警察局常客,他倒乐得自在。
  
  他只是没有转换过来角色。好久没人能这样,一言一行,一点一句都对他口味了。然而本来他兴高采烈认定的同伴,竟然突然变成了条子。
  
  反应过来的黄子韬气得牙痒痒。杨文昊就是个大骗子嘛。
  
  杨文昊没有参与审理。他一个人站在玻璃窗外面背对着,等结果。黄子韬一边提起精神回答问题,一边拿眼睛瞪他。
  
  瞪着瞪着,他发现这人的背影还挺好看的。高挑但不瘦削,像脸那样,都是恰到好处的有范儿。
  
  “想什么?我这是,魔怔了吧。”黄子韬嘟哝一句。
  
  收回视线专心应对那个以苦口婆心风格讯问的警察。
  
  真是,心烦的不行。还是那句,人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,啧。
  
  杨文昊不想看黄子韬。因为他发现自己总是忍不住想要看黄子韬,真是奇怪啊。
  
  杨文昊背对着玻璃窗,假装毫不在意的看着警察局门外一辆又一辆车经过。。
  
  他丝毫不愿意解释,为什么不参加讯问,还要呆在这儿等着的事实。

评论(4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