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里

真人cp只饭好桃,亮宇。全职魔道盗笔都有看。爱手工。写小黄文出身正经文略僵硬。

#瞎几把乱磕系列
昊昊巴黎写真这鞋有点眼熟啊哈哈哈ʘᴗʘ
我不管这就是糖

图源微博@Swaggy-尘慕

【好桃】入口甚甜 03

  『感谢你们愿意看这篇一点都不成熟的文…爱韬韬爱昊昊❤』

        他到了医院拍了片子,脚踝骨折。
  
  黄子韬还在叽叽喳喳,他以为时常受伤,自己就不会怎么怕痛。坐到病床上也不安分,还强撑着想要起来。结果只是原地蹦了两下,就脸色苍白的瘫在杨文昊身上。
  
  他黄子韬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脸。
  
  气得他嘴更欠了。
  
  医院一楼消毒水的气味刺鼻,二楼针灸房的味道令人不适,杨文昊是从来烦这种大医院的。他把黄子韬送进病房,除了出门买了一杯奶茶给黄子韬解渴之外,就只能百无聊赖地盯着他看了。
  
  黄子韬本来是健康的小麦肤色,现在因为疼苍白一点,和床单的白色意外的和谐。嗯,一样的纯粹干净。
  
  黄子韬一边闹腾一边急急地喝了一大口奶茶,不出杨文昊所料,呛着了。
  
  说不出话又眼泪汪汪地瞪着他咳嗽,好像做无声的控诉似的,一看就是又把什么不顺的事儿都推给他担了。黄子韬难哄得很,真像只难以顺毛的猫儿似的。
  
  一开始杨文昊还有些愧疚,毕竟脚踝骨折要躺一个月这事儿是他压的。然而一再听到黄子韬用欠揍的语调,聒噪的吵个不停,只想把人绑回去再把他嘴堵上。安安分分吃饭睡觉多好,哪儿来的这么多话。

  黄子韬是很久没说话了。

  酒肉朋友三两兄弟那种的他不在乎,也不敢掏心窝子。几年就执着于打架,一回过神来,真是几年都没个机会使用,除了打架之外别的发泄方式。
  
  其实,杨文昊也不必愧疚。杨文昊扯的人,黄子韬动的手。杨文昊把人放了,黄子韬被人骗了。谁对谁错谁是谁非,早纠缠在一起又何必执着。
  
  反正黄子韬这样的危险分子必须得带回去,不听话也得绑回去。
  
  嗯,绑回去。

  又开始胡思乱想的杨文昊想起刚刚那一架,就只是因为自己起初扯了一下黄子韬,结果就演变成了骨折。若是再打一架,指不定又出什么事儿。

  …嗯。

  还是尽量和平的劝黄子韬跟他回去吧。绑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回家,总归是鬼畜了一点。
  
 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,杨文昊的理由确实给的很漂亮,一是作为警察要对危险分子要进行监督观察,二是对骨折一事表示愧疚愿意亲自照顾黄子韬养病。
  
  杨文昊的表情还挺诚挚,友好认真。一瞬间黄子韬想起打一巴掌给个甜枣,但要是对杨文昊,骨气什么的好像无所谓了。
  
  他像个惦记着糖被抢了的小孩子,觉得坑一把杨文昊才是头等大事。
  
  住到家里多方便他搞破坏啊,黄子韬愤愤地喝掉杨文昊给他买的珍珠奶茶的最后一口,假装自己没有地方住这个尴尬的事实,并不存在。

  “你买的这奶茶珍珠太老了,一点都不好喝,我想喝可乐。”

  黄子韬撇撇嘴,又指指自己的腿。“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暂时住在你家几天咯。”那动作,那表情。要不是他刚才嚼的津津有味,最后还要舔一舔嘴唇。杨文昊简直会信了他的鬼话。

  杨文昊险些笑出来,黄子韬后知后觉自己伪装的有些失败,面红耳赤的又开始犟嘴。

  “让我待在气味这么难闻的地方简直是虐受罪!!!让我出去!”

  “可乐我可以去买,不过至少在这里做一周复健训练吧?”杨文昊皱着眉,盯着黄子韬肿起的脚踝。“就你这样还想要出去啊?”

  黄子韬气势十足,铁了心不想呆在医院。下了床就一蹦一蹦的要出去,杨文昊把他拦住,他就往杨文昊身上扑。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倒,幸好杨文昊及时把人腰肢勾住拉回来。

  黄子韬这孩子忒熊了,刚刚站稳就把杨文昊一把推开。

  “杨文昊你说的要带我回去,是你先不守信用的。我现在就要走,下次见面你等着我揍你!”

  杨文昊简直被气笑了。

  “就你现在这样放什么狠话?失去活动能力了都。”杨文昊把人按回床上,黄子韬挣扎几下,却动不了。

  “我不管…”黄子韬话没说完,声音就低了下去。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就那么睁得大大的看着他,眉头皱成一块儿。杨文昊突然就心软了,开始反省是不是刚刚把人摁在床上力气太大伤人自尊了。

  算了,这家伙只能宠着。

  杨文昊叹口气,又把人从床上捞起来,搀着黄子韬胳膊慢慢往门外走。“那就先回去吧。”看着黄子韬还是撇着嘴,竟然有点想逗他。

  “要我背你吗?”杨文昊用有点挪揄的语气。

  “当然不用!”黄子韬的傲娇属性已经快溢出来了。

  意料之中的反应,黄子韬好像一直都很喜欢咬牙切齿的说话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上他就这样。

  但愿,是这样吧。

『写第一篇的设定是杨文昊高冷话少。然而我知道真人也是三岁话痨属性的…这篇不会改设定了将就看。』
  

中秋贺文。

敏感词都改了都没有办法quq
试一试看看,不行就只能研究一下超链接了。

【好桃】入口甚甜 02

  『没蹲过局子表示情节都是瞎编的,小孩子不要学哦⊙∀⊙』
  
  最后黄子韬还是得在局子里蹲两天。
  
  墙壁有一股霉味,还有不明的褐色污渍。角落里一架小的弹簧床,坐上去吱呀吱呀的响。
  
  黄子韬叹口气,坐上去正想躺下去。好在他终于想起来身上的外套,湿漉漉的还混着白灰。扯开袖口,随手脱下直接扔到了地上。
  
  黄子韬躺下来,直楞楞地盯着天花板,目光空洞,看起来有几分脆弱,令人忍不住升起保护欲。
  
  其实这只是他的自我保护罢了。黄子韬最擅长就是伪装无辜。他思考时都会下意识做出这个表情。
  
  对,他正在想着如何报复回去。杨文昊那家伙,如此轻易就让他掉入陷阱。
  
  他好不容易发现自己可以如此安心的信任一个人,却备受打击。结果就是他真的很想打架发泄一下。
  
  所以解决恩怨的办法,就改天叫出来打一架好了。
  
  纠结着怎么样才能让一警察同意跟自己私斗。他困的睡着了,并且理所当然的梦到了杨文昊。
  
  杨文昊当然不知道。
  
  他只是看着被扔在地上脏兮兮的外套,分外刺眼。忍不住趁着黄子韬睡着时进去,准备把衣服拿出来洗干净罢了。
  
  对,只是愧疚而已,没事的。
  
  就算…他喜欢男人?
  
  他没有意识到,黄子韬这个人,正在把自己尘封很多年的秘密,一一开启。
  
  有的故事,注定会开启。
  
  本来是进屋拿衣服,可是杨文昊不可避免看到了黄子韬的睡颜。
  
  和白天话痨透着活力的黄子韬,傍晚接受审讯眉眼疲惫的黄子韬不一样。安静,单纯,眉头不自然地皱着,睫毛也微微颤抖,很明显是在做噩梦吧?
  
  [黄子韬正在梦到与昊昊打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]
  
  杨文昊盯着,黄子韬梦中还撇着嘴皱着眉,看起来竟然有些无助。他头一回后悔把一位犯人送进警察局。这绝对是因为这犯人看起来太漂亮了。
  
  至少在此刻的黄子韬更像个受害者。
  
  常进局子的很多小少年,大都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。糟糕的童年一再的逼迫他们自己扭曲尚未成熟的世界观。
  
  黄子韬就相信强者优先,他热爱靠打架来证明自己。他哪儿来的痞气,都是装的。他只有热血。
  
  所以杨文昊正在认真的纠正自己的观念。他告诉自己黄子韬这孩子不错,要是观念能纠偏过来,好歹是位…擅长打架的可塑之才。
  
  “所以这就是你今天就让我把黄子韬放出来的原因?他被罚过多少次了,没有人来保释。你也不是没查过卷宗。没得可能。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这么奇怪?”严警察义正言辞,绝不计较私人情分。
  
  杨文昊叹口气,只好准备以保释人身份把黄子韬领走。
  
  刚办完手续。发现黄子韬在摇关押的金属铁杆,咔吱咔吱,意图引起犯人公愤和警察注意。一时间监察厅临时看押犯人的小隔间骚乱起来。
  
  一看见杨文昊,黄子韬的腔调欠揍起来。
  
  “杨警官很厉害嘛。伪装的也不错,要不是你把我送进局子,说不定我真把你当兄弟了。”黄子韬翻了个白眼。
  
  ——还是生气。
  
  “是伪装的不错。不过你还是先跟我出来吧?”咔吱咔吱的声音并没有停下,杨文昊叹了口气,尽量去体谅这个叛逆的家伙。
  
  ——听话,放你出来。
  
  “啧,难道惯犯还有特别待遇吗?我还是比较喜欢这里嘛。”黄子韬朝对面房间的犯人勾了勾手指。
  “你看起来挺强的?出来和我打一架,我还可以在这儿多待两天。”
  
  ——我就不走。
  
  杨文昊开门进去,拉住黄子韬手臂直接把人抓了出来。他头一回发现这家伙这么欠揍。
  
  毕竟也才见面两次。
  他有点后悔把这家伙保释出来了,难道欠揍才是本性?
  失策,失策。
  
  杨文昊胡思乱想,黄子韬可不想给他那么多思考的时间,先把手收回来,再直接一拳招呼过来。
  
  他被杨文昊一把抓过来还懵着一点没反抗。但是好歹同样是一米八的个子,出起拳来毫不手软。
  
  “蹬鼻子上脸。”杨文昊伸手挡住。
  
  杨文昊也是练过的,挡这一下容易得很。一时间两人针锋相对,难分胜负。
  
  这回换两边看押间的犯人开始兴奋了。疯狂的摇起金属杆,其他几个警察过来过来呵斥犯人,声音被欢呼和口哨声淹没。其他警察对杨文昊的脾气懂得很,也没敢去拉。
  
  他俩是拳脚相当,但黄子韬营养不足,一日三餐从不按时吃,明显过分瘦了。杨文昊正暗暗赞叹这家伙练的不错,转眼黄子韬就一个站立不稳倒在他怀里喘着粗气。
  
  很明显他硬撑久了。
  
  杨文昊出的拳来不及收,硬生生转了方向,打中了空气。失去着力点的身体直接压住了黄子韬,像最后一根稻草,他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起倒下去。
  
  ……“嘭!”
  
  结结实实摔了一跤。有黄子韬在下边撑着,杨文昊没什么大碍。他准备把黄子韬就地制服,教训一顿再给关到自己家里,没办法,谁让他脑子一抽保释了这家伙。
  
  结果只听见黄子韬脚腕咔擦一响。
  
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!!!杨文昊你给我滚开!!!”
  
  杨文昊快速起身,把人抱着飞奔到了最近的医院。黄子韬挣扎无力,掉下来又生疼。只能任由杨文昊把他公主抱起来。嘴倒是没闲着,一路上骂个不停。
  
  杨文昊心里只剩卧槽,还有
  
  ——“这下不用把他关在家里了,反正他暂时也走不了了。”
  
  危险的念头。

【好桃】入口甚甜 01

  『警察与小混混的故事。名字都是乱取的。ooc警告。之前那个文会继续更的。』
  
  “哎哎!站住,别跑!”
  
  顾不上回头看看,脚步一顿,灵活的侧身转了方向,又转过一个七拐八拐的小胡同。身后渐渐没了声音,黄子韬总算有机会停下来,喘口气。
  
  这胡同还是老旧的样子。明明老胡同是整改中,房主都没趁着翻新。早上下过雨,屋檐上滴滴答答的淌着水。
  
  “呼…呼。哥厉害着呢,哪能让你们这些区区民警抓了。”黄子韬低低喘着气,这地儿安静的很,喘气声夹杂着滴水声,很明显是黄子韬又扰了清静。
  
  没注意,夹克外套已经混着雨水蹭了一墙皮的灰。黄子韬嘟哝一声,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导航。来北京这么多年,在这么多胡同里他从来就找不到路。
  
  是还算洋气的翻盖手机,黄子韬一只手打开翻盖,手指划出漂亮的弧线。可惜,手机没电了。
  
  “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得塞牙缝。”黄子韬认命的蹲在地上,打算再休息一会儿。
  
  正想着怎么出去,只好先随意走走的时候。“吱呀。”胡同边的门开了。
  
  是一个男人,挺高。长得还挺有范儿,黄子韬的目光向下游移,眼睛贼精的一眼捕捉到那人侧颈上的纹身,发型时髦还有点痞。
  
  迅速在心里下了个定义,嗯。是同类没错。一般人会随随便便纹纹身吗?还是在侧颈这种显眼的地方。
  
  “兄弟,呃…我迷路了。带我出去成吗?”看到人戒备的目光,黄子韬忙不迭挽起袖口,露出小臂上小巧的C—pop纹身图案。
  
  “你看,咱是自己人。这一个人走得走多久才找得到家门口啊。”
  
  “你不知道,我今天正单挑呢,遇上条子了。这稀里糊涂跑进来是真的贼倒霉了。你可怜可怜我啊大兄弟。”
  
  “你是哪个地儿混的?我咋都没见过你呢?你叫啥?我叫黄子韬!”
  
  “杨文昊。”嗯,这家伙声音也挺不错的嘛。
  
  黄子韬跑了一路好不容易见个同类。开启话痨属性开始喋喋不休。
  
  他当然不会注意到杨文昊的表情由戒备渐渐变成了更危险的——玩味。
  
  
  杨文昊视角
  
  一出门看到一吊儿郎当的小少年半蹲在自家墙边,他还挺意外的。
  
  他准备观望一下这人是不是团伙蹲点,没想到这少年兴高采烈走过来直接拍了自己的肩。
  
  这么自来熟的吗?
  
  听他说的越多,杨文昊越想笑。
  
  自己就是条子啊。不过是违反纪律在脖子上纹了个小纹身。正在处分中呢就遇到一只猫儿上门,横冲直撞要往狼口里钻。
  
  这时候黄子韬还笑的开心,桃花眼笑起来尤为灿烂。鼻梁很挺,小脸和精致的五官组合,有点淘气的样子。
  
  嗯,仔细看一看,除了身上落魄一点,还算周正。这衣服…也是怪自己懒得收拾墙面。他对这些琐事,一向疏于管理的。
  
  若是个普通人倒还好,看着眼前这人热络,加上心里也因为衣服有点愧疚,说不定带人出去了。可能还跟一两句语重心长劝诫别入歧途之类的话。
  
  可惜,遇到的是自己了。
  
  他不动声色的听黄子韬吵个不停,随意的附和两句,又让那家伙开心的加了一大堆闲语。
  
  然后把人引到了警察局门口。
  
  轻车熟路的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副手铐,把黄子韬和自己铐在了一起。一手拉着他进了警察局,一路上都是警察在打招呼。
  
  刚才那位追他的警察也在其中,一巴掌呼在肩上,火辣辣的疼。
  
  “小子,刚才跑那么快啊?我是追不上,不过你也是倒霉。刚好被杨警官抓到了吧。你也别丧气,抓到你是迟早的事。刚才跟你对打的那位早就进局子了。”
  
  黄子韬当然没丧气。他只是一时间还有点懵。
  
  他没少进局子,最多也就是关一天的功夫,被条子多念叨两句。他又不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,也就是热爱打架,只要不打群架造成伤亡,没什么大事儿。
  
  反正也没人会来保他,自己进进出出成为警察局常客,他倒乐得自在。
  
  他只是没有转换过来角色。好久没人能这样,一言一行,一点一句都对他口味了。然而本来他兴高采烈认定的同伴,竟然突然变成了条子。
  
  反应过来的黄子韬气得牙痒痒。杨文昊就是个大骗子嘛。
  
  杨文昊没有参与审理。他一个人站在玻璃窗外面背对着,等结果。黄子韬一边提起精神回答问题,一边拿眼睛瞪他。
  
  瞪着瞪着,他发现这人的背影还挺好看的。高挑但不瘦削,像脸那样,都是恰到好处的有范儿。
  
  “想什么?我这是,魔怔了吧。”黄子韬嘟哝一句。
  
  收回视线专心应对那个以苦口婆心风格讯问的警察。
  
  真是,心烦的不行。还是那句,人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,啧。
  
  杨文昊不想看黄子韬。因为他发现自己总是忍不住想要看黄子韬,真是奇怪啊。
  
  杨文昊背对着玻璃窗,假装毫不在意的看着警察局门外一辆又一辆车经过。。
  
  他丝毫不愿意解释,为什么不参加讯问,还要呆在这儿等着的事实。

【好桃】【现实向】交付余生 03

  『想直接开脑洞写其他梗…然而自己开的文,哭着也要写到HE大结局』

  黄子韬多耿直一个人。说自己不怎么会跳街舞,那就是真的不会跳。记不住名字,不懂街舞风格,几次尴尬过去,他自己都想苦笑。
  
  两三次拿着香蕉皮委屈的走出来,看着小猪在旁边笑到不能自己,黄子韬快被气炸了。
  
  记不清几次互选失败了。他就是坚持只愿意选自己喜欢的人,撞南墙,头破血流都不愿回头的那种人。
  
  韩宇也没选他啊。
  
  幸好有淡淡,淡淡说她唯一的选择就是黄子韬。他总算提了点精神。
  
  如果淡淡让他提了点精神,杨文昊的选择大概能让他满血复活吧?
  
  黄子韬快步向前,没多费周折就第一个打开杨文昊的大门。这让他又平添了几分自信。
  
  可惜viho不想看到黄子韬的笑了。黄子韬很喜欢笑,很容易笑,他对谁都会笑的。所以他现在,想看到黄子韬更丰富的表情。
  
  那种求而不得,着急又难过的表情。遇到那种情绪,他想他自己肯定无法全身而退。那时黄子韬对他来说会是必然的选择吧。
  
  所以当黄子韬真的第一个进入他的房间,真的又急又气地问他加不加入自己队的时候,杨文昊感觉自己在逗猫。
  
  viho说:你猜?
  
  黄子韬开始撒娇,杨文昊感觉自己心口被猫挠了一下。在小房间里他笑得半靠在墙上,又一次没法控制情绪,咧开的嘴合都合不拢,末了懒懒的再抛出一句:你猜啊?
  
  黄子韬如他所愿,嘴上说着尊重他的选择,眼神中却透着急迫和恳求,真的像撒娇的小猫咪一样可爱。
  
  看到杨文昊还是那副懒洋洋的神情黄子韬就气不打一处来。不过,他这次竟然一点也不着急。他没有许诺,没有讨好。他只是想起了最初那个约定,就没来由的心安。
  
  所以他说自己尊重杨文昊的决定。
  因为他相信杨文昊一定会选自己。
  
  他退出了房间,杨文昊也迅速收起了笑容。面对其他的队长,他只是冷静,礼貌的交流分析。他们彼此也有一种共识,就是杨文昊的选择一定是黄子韬。
  
  所以黄子韬环抱自己胳膊紧张地念念有词的动作,就显得更可爱了。
  
  最后一幕是杨文昊靠近摄像机,认真的对着机器一字一顿:黄、子、韬。

        黄子韬如释重负,笑的灿烂。

  因为他有杨文昊在了。
  

【好桃】转自知乎匿名

这应该是,中国综艺史上,首次出现选手护导师的情况...

当然,这个导师也不赖...

我私以为这对CP之所以这么多人喜欢,很大的原因就是那种氛围,怎么说呢,他不单单是那种硬凑在一起的,而是一举一动都透着别人插不进去的气场...

主要就是俩事:

1、为啥黄子韬对杨文昊这么信任这么依赖

2、为啥杨文昊对黄子韬这么保护这么宠溺

这样的CP很少见,几乎绝版。

无论是人设,还是跨界,都是仅有的。

――黄子韬夸下的所有海口,吹下的所有牛逼,杨文昊都用实力让它变成了真的。

――杨文昊做出的所有承诺,立下的所有誓言,他全部都实现了,多玛丽苏。

所以黄子韬能对着工作人员炫耀,“他做到了!他说的他都做到了!”

“他说一定帮我赢下这一局,他说他一定帮我扳回来一个人,他都做到了!”

当你全心全意去信任一个人的时候,那个人也的的确确值得你信任,这得多幸福。

黄子韬的定位:直率、傲娇、易炸毛。

杨文昊的定位:沉稳、低调、强实力。

什么傲娇炸毛受&街舞大神攻... ...

简直不要太贴切。

黄子韬你尽管作,我杨文昊收不了场子算我输... ...

而且重点是,杨文昊真的收的了场子。

... ...

黄子韬的信任,是杨文昊想赢的原因。

杨文昊的实力,是黄子韬得瑟的资本。

他俩氛围真的太搭了,试问谁不想当一把黄子韬,体验一把手握王牌尽情得瑟的感觉。

(一)

网友:黄子韬这是在口出狂言吗,又吹?

然后西泡泡战队杨文昊出场...

网友:好吧不是,他只是在阐述事实。

(二)

网友:黄子韬这得瑟劲儿,谁特么惯的?

杨文昊:我特么惯的,有意见吗?

网友:不敢不敢,您是大佬。

【好桃】【现实向】交付余生 02

『完全按综艺写加细节,目前没有私设,综艺完了再延伸。有问题指出呀我头一回写文。』

        第二章 100进49,齐舞
  
  黄子韬还是那么傻里傻气。自家队员还没上场,他恨不得告诉全世界,告诉全世界他家昊昊有多厉害。
  
  所以当杨文昊冲下来不服挑战的时候,黄子韬眼神里闪烁着光。所以当玻璃瓶静静指向杨文昊所在的方向,他已经觉得,一切都尘埃落定。他是杨文昊啊,怎么会输?
  
  他还是没忍住,甚至直接从椅子上蹦了下来。甚至蹦下来还不够再原地转一圈。他确实是孩子气的——他的表情欢呼雀跃,还自然而然的伸出一只手,像个讨喜的小孩子讨要糖果。而且,确定自己能要到一样。
  
  不知道手是怎么伸出去的,而随之而来的拥抱也顺理成章。
  
  杨文昊是有点惊讶的。老实说他并不相信黄子韬有多了解他,无论是他的舞蹈还是性格,他不爱争不爱表现,黄子韬知道的他,只不过是冰山一角。
  
  不过,既然韬喜欢,他当然可以抱一下。
  
  所以当黄子韬过来给他一个拥抱,他接受了。不过他偏了偏头。不小心亲上的话,现场可不太好办。
  
  毕竟我们viho走的可是高冷炫酷路线。
  
  可惜傻韬完全不在意这点,他只是傲娇又得意的笑笑,尤其是看到韩庚一脸凉凉之后,他笑地更开心。
  
  viho只是觉得面前这人又幼稚了那么一点,无奈地笑一笑又开始专心比赛了。
  
  面对任何一个对手都不能大意,尤其是这次比赛。他将自己定位为弘扬街舞文化的前辈,输了可说不过去。
  
  他专注于跳舞时,黄子韬踩在椅子上专注于为他打拍子。
  
  一曲毕,viho征服了赛场全部的人,在其他队长手臂同时向右挥出时,韬竭力表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。在投票时,他的手腕挽出一朵花,做一个骑士迎接公主的姿势。
  
  “我可能更像骑士吧?黄子韬是公主还差不多。”仿佛被逆了cp的viho凌乱的想着,刚刚离开音乐与舞蹈的他还在喘气,丝毫没意识到这么想有什么问题。
  
  第二次低头让黄子韬挂上毛巾。他擦了擦汗一脸淡然的走下去了。管都不管黄子韬拍在肩上的手。
  
  今天我们昊昊的偶像包袱也还是很重呢。才不会说自己下台后,才发现call out那人是自己兄弟的事实。
  
  接下来是齐舞比赛。杨文昊被选到小白这组。小白跳breaking,并不擅长编舞,所以他知道小白会选自己的意义。这个责任,他得担。
  
  高时长的排练不是没做过,他本身就是跳起舞来什么都不顾及的人。可是对Popper来说,动作记忆是个问题。
  
  是他做的不够好。所以团队才会输吧。当黄子韬红着眼睛说他很失望的时候,他真的想出来battle。
  
  高冷酷炫的杨文昊,少见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他想battle,他要给自己争口气,他要给黄子韬争口气。黄子韬对他的失望,像冰锥,在天冷的时候刺痛他。
  
  为什么这样在意黄子韬的情绪?他不明白。
  
  可惜来不及多想了,身边的队友一直自责,按住他的手,不愿给他话筒让他面临对决。队长早有决断,待定的人不是他。小白和西瓜走出去,只留两个不舍和决断的背影。
  
  battle结束,他不愿承认自己哭了了。在台下面对小白的时候,他无法控制情绪。男人之间还能说什么,无法挽回了。这次小白的淘汰,错在他。
  
  所以他又想,下一次,黄子韬不能再后悔。他要为黄子韬赢,让黄子韬看看,他杨文昊真正的实力。
  
  他莫名其妙的燃起来。脑子里都是黄子韬通红的眼睛,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了来参加比赛时,是为了宣扬街舞的初衷。
  
  对,他要为黄子韬赢得胜利,这一路他要陪黄子韬走完。
  
  他需要黄子韬的肯定。

  【明明就是因为你喜欢韬嘛。】
  【< ( ̄︶ ̄)>】

viho喜欢韬的原因

  补了各种采访和电台节目。viho魅力真的很大…所以本来是准备写如何成为viho女友的hhhhhh
  
  淡淡:昊子女友都是模特大妞那种的。【好看并且身材好】

  好友(忘记):我后来到了(昊子生日会),加长沙发上坐的全是女生,跟选美现场似的。【好看】

  viho:以前有芭蕾舞女友,很喜欢芭蕾女生街舞男生这种配对方式。并且准备排类似风格的舞蹈,可惜没灵感分手了也没有排出来…【芭蕾舞加分,有一起排舞机会】

  viho:他们说我3岁,我才不是3岁,我是比较成熟的。不过我生活不太能自理。【体贴,有童心,接受性格傲娇】

  viho:不太注重生活品质,不要求吃饭上餐馆。觉得上次吃的油炸方便面超级好吃。【接受垃圾食品,生活随意一些,对饮食要求不能太高】

  viho:最注意的是舞蹈,其次是穿衣打扮。【会舞蹈加分,衣品要好】

  viho:喜欢黄子韬,觉得黄子韬真实有趣,想逗他。【真实有趣】
  
  ————而黄子韬
  符合项:长得好看身材好,会舞蹈加分。衣品非常好且风格合拍,虽然不怎么跳舞但可以为viho编舞。接受垃圾食品,饮食要求不高。有童心,性格傲娇。
  
  杨文昊:我就是喜欢韬。
  观众:完全OJBK。